EN
OA系统

民间借贷司法说明第三十条中 “其他费用”是否包含律师费?

来源:home-88必发:孟林龙日期:2018-04-19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简称“民间借贷司法说明”)第三十条规定:“出借人与借款人既约定了逾期利率,又约定了违约金或者其他费用,出借人可以选择主张逾期利息、违约金或者其他费用,也可以一并主张,但总计超过年利率24%的部分,人民法院不予支撑。”此即“逾期利息、违约金、其他费用并存的处理”原则。

此原则在实践中产生一个颇具争议性的问题,即:“其他费用”是否包含律师费?当出借人与借款人在借款合同中约定“如借款人逾期归还本息或其他违约行为,出借人有权向借贷人主张实现债权的合理费用,包括律师费等”,而借款本身的逾期利息、违约金、其他费用(律师费)总计超过年利率24%,借款人对于律师费的主张应否支撑?

司法实践中对此问题的处理不尽一致。

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鄂民初29号民事判决认为:“……虽然徐桂年主张了逾期利息、违约金及律师费等,但其主张违约金及逾期利息为均按24%分别计算了具体金额,并另行主张了100万元的律师费,根据上述规定,应仅按年息24%计算三项主张的总金额,超出部分应不予支撑。徐桂年现起诉主张的逾期罚息、违约金及律师费的总和超过了按年息24%计算的利息,对超过部分,不予支撑……”。

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赣民终341号民事判决认为:“……出借人与借款人的约定不得超限的各种费用,应属于借款人为获得借款所支付的成本,包括双方约定的逾期利息、逾期未付违约金、服务费、咨询费、管理费等在借款时就约定由借款人承担的费用;而不应包括出借人为追索借款、实现债权所支付的成本。如将出借人为实现债权所支出的合理费用并入“其他费用”而设定上限,不利于维护守约方权益……”。

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7)赣民申265号再审民事裁定认为:“……本案中出借人和借款人之间约定的年利率已经达到司法说明规定的上限年利率24%,嵇文凯在此之外还要求保证人承担律师费,显然与司法说明的规定不符,本院不予支撑……”。

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鲁商初字第69号民事判决(在已认可24%年利率的情况下)认为:“……原告周华峰支付的律师费96万元、保险费30万元,系为实现债权而支付的费用,属于借款合同约定的债务范围和抵押合同、保证担保合同约定的担保范围。借款人、抵押人春申房地产企业和保证人蔡祈敢、蔡春来、春申陶瓷企业亦应就该部分费用承担还款责任和担保责任……”。

实践中上海地区法院又是如何处理这一问题的呢?笔者通过检索发现,上海地区法院对此问题的认识也不统一。虽然一中院和二中院均有相关案例[1]认为“其他费用”不包含律师费,但仍有基层法院以“其他费用”包含律师费为由驳回出借人关于律师费的诉请,其中尤以浦东法院和长宁法院为最。

笔者认为,对于此问题的准确理解应从立法本意出发,不应笼统地认为律师费属于或不属于“其他费用”。

在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审判第一庭编著的《最高人民法院民间借款司法说明理解与适用》一书中对这个问题是这样理解的:“实践中,出借人和借款人可能会在借款合同中约定借款人应向出借人支付服务费、咨询费、管理费等‘其他费用’,这些费用虽名目不同,但其实质上仍属于借款人为获得借款支付的成本,大家认为,借款人获得借款的成本应主要以利息形式体现,约定的其他费用多数情况下是双方为了规避双利率上限的规定而设,故在此种情形下,若出借人一方并主张逾期利息、违约金和其他费用,折算下来总计不能超过年利率24%,对于超过的部分 ,人民法院不予支撑。” 杨临萍、韩延斌、王林清、于蒙四人名义对民间借贷司法说明的“解读”中亦有相同意见。

司法实践中也有地区对“其他费用”作了统一规范。在民间借贷司法说明颁布后,四川省高院出台了《关于审理民间借贷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引导意见》。该地方司法性文件对“其他费用”这样规定:“出借人与借款人在借款合同中约定借款人应向出借人支付服务费、咨询费、中介费、管理费等其他费用的,出借人一并主张逾期利息、违约金和其他费用时,总计不应超过年利率的24%,但出借人为实现债权所必须的费用除外。”

总结以上司法实践、司法说明解读、地方性司法文件,不难发现,从法律本义上来说,民间借贷司法说明第三十条中“其他费用”不应包含律师费。“其他费用”的内涵为借款人为获得借款支付的成本,外延为服务费、咨询费、中介费、管理费等其他费用。因此,实践中,小额贷款企业更可能成为“其他费用”规范的对象。一般自然人之间的借款,基本不会涉及该类费用,律师费当然不应受“其他费用”规范。

从性质来说,服务费、咨询费、中介费、管理费等“其他费用”,不因借款人是否违约而产生,系当事人变相或巧立名目规避利率上限而设定的借款成本,本应属利息范畴。而律师费是在借款人违约后,出借人为实现债权产生的合理费用。此费用并不必然产生,因借款人违约才会产生,独立于借款关系之外,非为规避利率上限产生,也不属于借款成本。且“其他费用”不适用“填平原则”,律师费适用“填平原则”。故律师费不能归入“其他费用”。

从另一方面来说,因借款人违约,出借人为实现债权支付了律师费,如认为律师费属于“其他费用”,则会实际导致借款人得到的利率不足借款合同的约定,损害了出借人的利益,变相否定了民间借贷司法说明第二十六条第一款关于利率上限为24%的规定。因此,笔者认为,民间借贷司法说明第三十条中“其他费用”不包含律师费。



[1] 参见(2016)沪01民终6405号、(2016)沪02民终10599号民事判决。

君 澜 法 语:权利和义务就是得到和付出。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