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OA系统

【建设工程】工程施工中的第三方财产损失

来源:home-88必发原创日期:2010-04-20

       随着上海市政工程的飞速建设与发展,上海的城市建设日臻日上。但近年也产生了诸多市政工程的相邻第三方向工程项目建设单位提起的财产或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项目建设单位在工期紧、投资成本控制严、保证工程质量的同时,也面临着不断接到工程相邻第三方提出各项赔偿的困扰。 作为项目建设单位的律师,如何切实维护建设单位的利益,在司法实践中如何界定建设单位在施工过程中的过错和赔偿责任?笔者曾代理了多起工程施工过程中相邻第三方提起的财产或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件,在此举一例,和同行共同探讨,以剖析法院处理相关案件的原则及自由裁量的尺度。 2002 年 4 月,上海市某区学问馆(下称“学问馆”)由于门前地铁车站施工,要求地铁建设单位(下称“建设单位”)赔偿其房屋受损的修缮费和工程施工期间的经营损失费共计人民币700 余万元。因要求赔偿金额过高,双方协商不成,学问馆于 2005 年 1 月向上海市杨浦区人民法院(下称“区法院”)提起诉讼。 笔者受地铁建设单位委托,作为本案代理律师。在一审的庭审过程中,区法院委托专业机构对学问馆房屋的受损原因进行了鉴定,并进行了修复工程的审价,最终判决建设单位赔偿学问馆房屋修缮费人民币 8 万余元,经营损失费人民币 19 万余元。建设单位不服一审法院判决,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二审法院在审理过程中组织双方多次协调,最终建设单位同意先行代该工程的施工单位补偿学问馆人民币 23 万元,双方调解结案。 本案的争议焦点即为学问馆的房屋受损及施工期间其经营损失的减少和地铁车站的施工究竟有没有关联;承担该损害赔偿责任的主体是谁?笔者认为,第一,房屋在居住和使用过程中的损坏具多方综合因素,如房屋自身建筑构造上的弊病、房屋的施工质量和居住、使用年限等。但建设单位同意法院委托专业机构对房屋受损原因进行鉴定及修复费用的审价确认。根据本案有关证据和现场踏勘,学问馆仅存在室外台阶与剧场门厅之间的变形缝扩张和最高一级台阶高度因室外台阶外倾而增加的现象,这主要是由于其主楼与室外台阶地基深浅不同,长期地质沉降作用而引起,学问馆主楼(剧场等主要设施)建筑在同一地基上,均未受任何影响,根本不存在原告所诉的“大剧院地面下陷”的事实,对学问馆主要设施的使用也不构成实质影响。地铁车站系合法施工,不能随意地推定为因地铁车站的建设施工而造成房屋的损坏。
       第二,《民法通则》对损害赔偿适用过错推定责任。我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规定:“公民、法人由于过错侵害国家的、集体的财产,侵害他人财产、人身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 首先,虽然在地铁车站的施工过程中,由于地铁施工必须占用学问馆门前道路,并由施工单位进行沿途封闭管理,对剧院所在位置有一定的遮挡,也相应阻断了道路两侧的行人和车辆通行,客观上改变了学问馆周边交通状况。但建设单位系根据政府规划进行地铁建设,工程的建设和施工均经政府部门的合法批准,证照齐全。由此而导致的占用公共道路,暂时影响沿途商家住户的经营和出行实系因公共利益而合理使用,属于政府行政许可的范畴,并不构成侵权。况且,工程施工期间给周边的交通通行带来一些影响只是暂时的,一旦工程完工地铁通车后必将造福于民。地铁车站作为人流集散地,不但将大大方便该地区的市民出行,也势必给相邻商家带来客流量的大幅上升及商家利润的大幅增长,沿途商贾百姓均将广受裨益。因此,笔者认为,即便地铁施工对学问馆的经营构成暂时影响,也不应以侵权论,更无对其进行经济赔偿的必要。其次,学问馆的业务(票房)损失、房屋租赁损失均为多因一果,其最根本的原因是市场因素和2003 年春夏之际的非典疫情影响。笔者认为,学问馆的票房收入取决于观众对演出内容和学问娱乐消费方式的嗜好,与地铁施工所导致的出行不便无必然的因果关系。作为一项免证事实,2003 年春季爆发的非典型性肺炎大流行曾导致餐饮、娱乐、旅游、会展业遭受重创,绝大多数影剧院因而门可罗雀,经营难以为继。此外,该学问馆既非主流影剧院,又无明显的经营特色,故主要被用作区内的报告会场。在非典期间,此类集会被一概取消,该馆自当停业休整,因此,所谓“经营损失”与地铁施工并无关联。 因此,区区的因施工引起的出行不便不足以导致学问馆的停业,而当年的“非典”疫情、学问馆自身经营管理不善等客观原因才是导致该结果的“多因”。
       第三,根据该工程标段的《工程合同》约定:“由于施工原因引起与第三方纠纷、索赔的,应由施工承包人全权负责解决。对由于施工承包人在施工过程中造成的各类建筑物、构筑物的损坏,应由承包人负全部责任,并承担一切赔偿。”此案系侵权纠纷,施工单位作为“侵权行为”的实际实施人,应与建设单位承担连带责任。本工程施工承包单位在接到建设单位的意见后也主动向法院表示愿意以第三人身份参加诉讼,对地铁施工导致学问馆受到的实际损害进行必要修复,法院亦批准其作为案件第三人参加诉讼。 笔者作为建设单位的代理律师,坚持因果关系的证明是归责的先决条件,经过整整两年半的时间,本案最终得到了圆满地解决。


君 澜 法 语:权利和义务就是得到和付出。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