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OA系统

一人有限企业名义股东,对企业债务应负连带责任

来源:home-88必发 陆颖颖律师日期:2018-11-21

【案件基本信息】

审理法院:北京市怀柔区人民法院

案号:(2016)京0116民初1533

【判决书全文】

原告章敏,女,197066日出生。

委托代理人宋昌江,北京市两高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张春海,男,1973517日出生。

原告章敏与被告张春海股东损害企业债权人利益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632日受理后,依法由代理审判员张泽华独任审判,并于201631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章敏的委托代理人宋昌江及被告张春海到庭参加了诉讼。又于2016419日再次公开开庭进行审理,原告章敏的委托代理人宋昌江到庭参加了诉讼;被告张春海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未出庭参加诉讼,本院依法缺席进行审理。本案现已审理完毕。

原告章敏起诉称,原告与北京汇丰绿谷农业科技有限企业(以下简称汇丰绿谷企业)土地租赁合同纠纷一案,经北京市怀柔区人民法院调解并作出(2012)怀民初字第04882号民事调解书,汇丰绿谷企业应当于2013115日前给付原告120000元,如逾期履行,应按日另行给付原告90元,至该款付清之日止。调解书生效后,汇丰绿谷企业拒不履行,原告依法向怀柔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实行,因汇丰绿谷企业在实行程序中下落不明,无财产可供实行,怀柔法院作出(2013)怀执字第00619-2号民事裁定书,裁定终结本次实行程序。

另汇丰绿谷企业为一人企业,被告是该企业唯一自然人股东。作为汇丰绿谷企业的唯一股东,被告不仅将企业财产混同于其个人财产,还滥用企业法人独立地位和股东有限责任逃避债务,严重损害原告作为债权人的权利。综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法》第二十条、六十三条的规定,请求依法判令汇丰绿谷企业的股东(被告)对汇丰绿谷企业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故诉至法院,要求:1、判令被告给付原告对北京汇丰绿谷农业科技有限企业享有的120000元债权及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以120000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双倍计算,从2013116日起计算至2014731日;以120000为基数,按日万分之一点七五计算,从201481至实际清偿之日);2、判令被告从2013116日起按日支付原告90元,至上述12万元付清为止。

被告张春海答辩称,我与原告章敏不认识,与汇丰绿谷企业无任何关系,我仅在企业营业执照变更时到工商局签过字,不应承担责任。

经审理查明:原告章敏于20101225日与汇丰绿谷企业签订土地承包合同,约定汇丰绿谷企业将位于北京市怀柔区杨宋镇太平庄村汇丰绿谷农业科技种植园内A-202号地块使用权及地上物使用权转让给章敏,章敏给付对价为25万元。合同约定价款支付方式为分期付款,章敏于签署合同当日支付汇丰绿谷企业20万元,于201141日前支付5万元;同时约定汇丰绿谷企业在201141日前向章敏交付土地及地上物。合同签订后,章敏依约支付20万元,汇丰绿谷企业一直未向章敏交付土地及地上物。2012218日,汇丰绿谷企业出具书面退款书,承诺于2012331日之前退还20万元。后汇丰绿谷企业退还9万元,尚欠11万元。章敏于2012920日向怀柔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汇丰绿谷企业退还剩余合同价款11万元,违约金22246元,合计132246元。该案审理过程中,双方达成调解,汇丰绿谷企业于2013115日之前给付章敏12万元,如逾期履行,则汇丰绿谷企业按日另给付章敏九十元,双方无其他纠纷。调解书生效后,汇丰绿谷企业未自动履行义务,章敏于2013131日向怀柔法院申请强制实行。在实行过程中,因汇丰绿谷企业现住所地不详,未发现可供实行财产,经(2013)怀执字第00619-2号裁定,终结本次实行程序。201632日章敏以股东损害企业债权人利益责任纠纷为由起诉张春海。

审理中,原告章敏向法庭提交了汇丰绿谷企业的工商查询档案,其上显示2012711日原汇丰绿谷企业的一人股东兼法定代表人史国顺将200万元股权转让给张春海,张春海接受并担任该企业的实行董事、经理。同日,张春海作为企业法定代表人在新章程上签字。针对该项证据,被告张春海抗辩转股协议和章程上的签字不是其亲笔书写,经法庭释明是否申请鉴定时,其明确表示不申请。同时,张春海陈述,2012年五六月份,孙吉术找到张春海,请张春海当一个月的法定代表人,张春海表示同意。但一个月期满后,孙吉术并未变更企业法定代表人。至于史国顺,张春海表示其仅在工商局变更营业执照时见过史国顺,其并不知情史国顺将200万元股权转让给自己的事实,同时自己也没有向史国顺支付股权转让对价。经法庭询问其是否有证据证明个人财产独立于企业财产,被告张春海仅表示他的财产与企业无关,但无证据。

另查,2012320日,史国顺与孙吉术签订企业转让合同,约定孙吉术自愿收购汇丰绿谷企业,转让价款为57.5万元。同时约定,在本合同双方签字生效当日,孙吉术以现金的方式一次性向史国顺支付完毕。

上述事实,有原告提举的民事调解书、民事裁定书、工商档案、企业转让合同及当事人陈述意见在案佐证。

本院认为,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的规定,当事人有答辩并对对方当事人提交的证据进行质证的权利,本案被告经本院合法传唤,无正当理由拒不出庭应诉,视为其放弃了答辩和质证的权利。

本案的关注焦点在于如果张春海为名义股东,其能否免除企业财产独立于自己财产的证明责任,即当其不能举证证明时应否对企业债务承担连带责任。

如果张春海是汇丰绿谷企业的实际股东,则在其不能提供有效证据证明其个人财产与企业财产相独立时,对企业债务承担连带责任自不待言。问题在于张春海如果是汇丰绿谷企业的名义股东,其能否免除该举证责任?

2012年320日,史国顺与孙吉术签订企业转让合同,约定孙吉术自愿收购汇丰绿谷企业,转让价款为57.5万元。孙吉术在(2012)怀民初字第04882号案件中作为委托代理人参与该案诉讼。同时结合庭审中张春海的陈述意见,本院认为张春海是汇丰绿谷企业的名义股东具有一定可能性。为了解决如果张春海为名义股东,其能否免除企业财产独立于自己财产的证明责任这一问题,本院从商事外观主义角度进行阐释。

商事交易重在简便,贵在迅捷。商事交易的安全是维护交易便捷迅速的前提。只要商主体履行了应尽的注意义务,其交易行为就应当产生可预见的法律效果。现代商法都采用了外观主义保障交易安全。我国企业法要求企业应当将股东的姓名或者名称向企业登记机关登记;登记事项发生变更的,应当办理变更登记。在工商机关备案的企业股东信息,具有公示公信力,非经登记不得对抗第三人,第三人依据企业工商登记信息外观就可以推定企业的股东情况,进而选择交易抑或不交易。

当然工商登记的信息不一定是真实的,但法律通过赋予工商登记信息公示公信力,使得登记内容具有了法律上的形式推定力。否则第三人在商事交易中就会不知所措,当其花费大量时间成本进行实质核实时,本身的交易机会也可能会丧失,整个市场的交易秩序也会受到影响,从根本上也与商法简便迅捷的价值相抵触。同时,如果名义股东基于企业人格否认对企业债权人承担了连带责任后,其尚可以向实际股东追偿,并不妨碍对实质公平的追求。

而且从债权相对性原则出发,显名股东和隐名股东之间关于股权的约定本身属于双方之间的内部合意,其无法对抗企业的债权人等第三人。因此,从维护商事交易安全角度考虑,本院充分肯定工商登记信息的形式推定力,不论被告张春海是名义股东还是实际股东,其在不能举证证明一人有限责任企业财产独立于其个人财产时,仍应当对企业债权人承担连带责任。

综上对于原告章敏要求被告张春海对汇丰绿谷企业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的诉讼请求,本院予以支撑。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法》第二十条、第六十三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判令被告张春海对(2012)怀民初字第04882号民事调解书确定的北京汇丰绿谷农业科技有限企业对原告章敏所负担的十二万元债务及逾期付款违约金(每日九十元,从二〇一三年一月十六日起至十二万元付清之日止)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二、判令被告张春海对因北京汇丰绿谷农业科技有限企业迟延履行(2012)怀民初字第04882号民事调解书确定的金钱给付义务而负担的迟延履行利息(以十二万元为基数,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贷款利率的双倍计算,自二〇一三年一月十六日起计算至二〇一四年七月三十一日;以十二万元为基数,按日万分之一点七五,从二〇一四年八月一日起计算至实际清偿之日)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一千三百五十元,由被告张春海负担(于本判决生效后七日内交纳)。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同时按照不服本判决部分的上诉请求数额,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上诉于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如在上诉期满后七日内未交纳上诉案件受理费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君 澜 法 语:权利和义务就是得到和付出。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