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OA系统

章X三诉章X民间借贷纠纷

来源:home-88必发 吴芳日期:2018-06-06

X三、孙X馨系夫妻,章X、徐X隽系夫妻,章X三、孙X馨系章X之父母。章X、徐X隽于20061231日登记结婚。2011123日,以章X三为买受方、案外人纪××、李××为出售方就上海市闸北区宝源路***弄***号702室房屋(以下简称宝源路房屋)签订《房地产买卖居间合同》,约定转让价款为202万元等,当日章X三支付定金10万元(人民币,以下同),出售方纪××出具收据确认。同年319日,以纪××、李××为卖售人、徐X隽为买受人就宝源路房屋签订《上海市房地产买卖合同》,对该房屋的买卖作了具体约定。同年412日,章X三通过深圳发展银行向卖售人李××支付房款120万元,卖售人出具收条确认。同年419日,章X三通过深圳发展银行向卖售人李××支付房款62万元,卖售人出具收据确认。同日,徐X隽与卖售人共同前往房地产交易中心申请产权变更登记。同年519日,宝源路房屋登记在徐X隽名下。同时,章X、徐X隽共同向房地产登记部门申请,再次办理产权变更登记。同年62日,宝源路房屋登记在章X、徐X隽名下,为其共同共有。同年629日,卖售人出具收条,确认收到购买方房款10万元。另外章X三一方支付中介费2万元。

原审另查明,徐X隽诉章京离婚纠纷一案,经法院审理后于2015313日作出(2015)浦民一(民)初字第56XX号民事判决书,对徐文隽要求与章京离婚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撑。201541日章X三、孙X馨起诉至法院,要求章X、徐X隽共同归还借款2070380元及逾期还款利息,自20141219日起计算至判决生效日止,按银行同期贷款利率计算等。

原审审理中,章X三、孙XX馨提供章X20101213日出具的借条,内容为:“本人向父母亲借款220万元购公兴路住房一套。归还期由父母决定,可提前三个月通知,按当时市场价(最低)或归还房屋,决不以任何理由拖延。”由章X作为借款人签名署期;章X出具的情况说明(2014625日),以证明双方当事人之间的借款关系。章X三、孙X馨补充说明称:章X、徐X隽原计划购买公兴路价值约220万元房屋,故在借条上如此写明;考虑到章X、徐X隽的夫妻关系以及家庭和睦,章X三、孙X馨并未要求徐X隽在借条上签名,也从未向徐X隽主张,但章X三、孙X馨从未向章X、徐X隽明确该钱款系赠与,现章X三、孙X馨年事已高,故起诉要求章X、徐X隽共同归还借款及利息。章X对章X三、孙X馨补充事实均予以认可,并补充称:章X、徐X隽婚后无房居住,且家庭主要经济来源系章X提供;当时章X、徐X隽协商由章X出面向章X三、孙X馨借款购房,考虑到章X、徐X隽夫妻感情未让徐X隽签名;购买宝源路房屋的手续是双方当事人四人共同办理的,章X、徐X隽对该房屋未出资分文。徐X隽则认为:首先,章X三、孙X馨认为徐X隽对其非常孝顺,主动提出购买房屋赠与章X、徐X隽,徐X隽从未向章X三、孙X馨提出要房要钱;其次因章X、徐X隽感情不睦并涉讼,章X三、孙X馨才向章X、徐X隽主张借款,章X三、孙X馨提供的由章X出具的借条明显是虚假的,为章X、徐X隽离婚诉讼争取更多财产权益;章X三、孙X馨提供的借条指向房屋、价款与实际购买房屋不一致,且未约定归还日期及利率,明显与常理不符,徐X隽对该借条证明内容不予认可;再者,借款合同是实践性合同,章X三、孙X馨并未向章X、徐X隽交付借款,而是直接交付给宝源路房屋的出售方,故实际是对章X、徐X隽的赠与。因双方意见不一,致原审调解不成。

原审法院认为,借款合同是借款人向贷款人借款,到期返还借款并支付利息的合同。据此对章X三、孙X馨主张的借贷关系难以认定:首先,借贷关系基于双方的合意。章X三、孙X馨提供借条由章X单独出具,徐X隽对此不予认可,章X三、孙X馨亦无其他证据证明徐X隽对借款是明知且认可的,故章X三、孙X馨主张其与章X、徐X隽之间系借贷关系,法院难以认可。其次,从查明事实看,章X三参与了徐X隽购买宝源路房屋的整个过程,其主张的借款也通过转账、现金等方式交付出售方及中介等,并非支付给徐X隽或章X,该交付行为亦与一般借款合同的实际交付方法不一致。综上,法院对章X三、孙X馨主张其与章X、徐X隽之间系借贷关系并据此要求章X、徐X隽共同归还借款本金及逾期归还利息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撑。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一百九十六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的规定,判决:驳回章X三、孙X馨的全部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3363元,减半收取人民币11681.50元,由章X三、孙X馨共同负担。

原审判决后,章X三、孙X馨不服,上诉称,徐X隽、章X婚后为改善居住条件所需,向章X三、孙X馨借款人民币220万元用于购买房屋,于20101213日订立借条。经上海××房地产经纪事务所居间,徐X隽于2011319日与案外人纪××、李××订立房屋买卖合同,购买宝源路房屋。章X三、孙X馨分别于2011123日、412日、419日、629日支付定金和其余房款共计202万元,并向上海××房地产经纪事务所支付中介费2万元;其后又为章X、徐X隽支付宝源路房屋过户手续费和税费共计30380元。现章X三、孙X馨年事愈高,各方面开销负担愈大,要求章X、徐X隽归还该笔借款未得允,故才起诉。本案借条中,双方借款购房意思明确,请求撤销原判改判支撑原审诉讼请求。

被上诉人徐X隽辩称,双方之间并无借款事实。1、章X、徐X隽结婚前有两段婚史,章X、徐X隽年龄差距大,基于徐X隽对上诉人的孝顺,上诉人购买宝源路房屋赠与徐X隽、章X。购房款、契税、中介等共2065300元,其中章X三、孙X馨代为支付193.50万元,其余由章X、徐X隽支付。2、因章X婚后出轨导致两被上诉人离婚诉讼,故章X三、孙X馨才起诉本案借款。请求法院驳回章X三、孙X馨的上诉请求

被上诉人章X辩称,上诉人所述属实,同意上诉人的全部上诉请求。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法院认定的事实无误。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两上诉人与被上诉人章X系父母与儿子关系,就涉案钱款处理结果有利害关系,而徐X隽与章X近来关系不睦,正处于离婚过程中,故仅凭章X签名的借据,不能就此认定章X、徐X隽与章X三、孙X馨间存在涉案金额的借贷关系。因此需对章X、徐X隽是否具有共同向两上诉人借款合意予以考虑,以便确定借贷的真实性。本案借条没有明确的还款期限;借条项下的借款金额与实际支出购房款金额不符;两上诉人提供的借条上落款处仅由上诉人之子章X签名,并无徐X隽签名确认;结合上诉人钱款均交付宝源路房屋出售方,并没有交付两被上诉人等情况,本院不能认定两上诉人与两被上诉人之间存在2070380元的借贷关系。二审中上诉人章X三、孙X馨人坚持原审主张,但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故其上诉主张,本院不予支撑。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23363元,由上诉人章X三、孙X馨负担。

本判决系终审判决。

 

君 澜 法 语:权利和义务就是得到和付出。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