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OA系统

律师读书 | 消失的香格里拉

来源:原创 home-88必发 张涛律师日期:2018-03-01

此书中文译本为消失的地平线,创造出了神秘的理想之国——香格里拉。原以为这是一本适合于旅途中阅读的书,当我在假日几天的旅游途中翻阅了此书,发现它实在不适合携带于旅游路上。编辑以神秘、梦幻、失落与哀伤的笔触描绘出来的与世隔绝的理想之国——香格里拉,足以让旅途中的一切自然风光与人文遗迹相比之下黯然失色。

本书作于1933年,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编辑感受到了西方高歌猛进的工业革命给人类带来速度和效率的同时,也以粗横的作风践踏着传统人生的优雅闲适,人性无限度的对自然和同类的索取最终必将给世界带来毁灭。在第二次世界大战风雨欲来之至,编辑将眼光投向东方古国的一个角落,幻想在这个古老的国度中有一个被现代工业化文明所遗忘的角落,那里的人们以节制有度作为人生的哲学,以书籍和音乐让时间缓慢下来,待外面的世界因无限度发展而没落之后,这群柔顺的境外之民将承继人类文明之光。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本书也是一本先知的书,书中提出的人类文明发展的困境和毁灭的命题,近百年之后,更为清晰地摆在现代人的眼前。

(林泽军 摄)

只是啊,编辑没有想到的是,他寄予厚望的东方古国的人们,在向西方打开了国门之后,普遍抛弃了古老东方关于节制有度、关于中庸的哲学,这里现在是暴发户的乐园了。

书中另一点具有反讽意义的是,香格里拉里面闲适的、优雅的生活,是依赖其拥有丰富的黄金矿产,并通过一条秘密的渠道与外界交换得以维系的,物质是精神的基础啊。这是这个理想之国与老子所提倡的自给自足的小国寡民的国度最大的不同之处。

本书笔触具有梦幻般的柔美与淡淡的哀伤,动人心弦的语句层出不穷,值得一读再读, 如活佛对主人公 Conway 的那一段描绘香格里拉日常生活的话,读来令人悠然神往。

nevertheless, a prospect of much charm that I unfold for you--long tranquilly ties during which you will observe a sunset as men in the outer world hear the striking of a clock, and with far less care. The years will come and go, and you will pass from freshly enjoyment into austere but no less satisfying realms; you may lose the keenness of muscles and appetite, but there will be gain to match your loss; you will achieve calmness and profundity, ripeness and wisdom.....you will have time to read,.....you have also a taste for music......."终日与经典书籍、音乐相伴,悠闲富足、睿智柔顺的好日子啊!

书中主人公 Conway 有着海明威小说中垮掉的一代青年的影子,饱经战火蹂躏的内心再没有了远大的理想与激情,他最终的不知所终让本书最后添加了一抹淡淡的失落之笔。

读完本书,我觉得现在的行政区域上的香格里拉和那个星级酒店的香格里拉实在不应该叫香格里拉。

合上书本时,我想起温哥华的日子。

林泽军律师

20131051453

北京市中伦(广州)律师事务所

记得之前这样全神贯注疾风骤雨一气呵成地读完长篇,一次是研一寒假第一天一个人钻进韬奋楼读《麦田的守望者》,一次是研三毕业请假从广州回校答辩期间读《苏菲的世界》。

而昨天读《消失的地平线》这本书是受林律师的书评影响,一个对我有影响的律师,如书中所言尽管用时间来衡量的话我与他的交往为之甚少,但这种影响是远不能仅仅用那样的几次偶然碰面来判断评价的

可我的感受与林律师不同……

如果真有香格里拉的存在,有书籍有音乐有好酒有美人且长生不老……但一旦你被蜘蛛捕食般捉进去便再无重返现实社会的机会,你会如何选择?我想起码目前为止像我这般渴求变化奉守苦短人生尽多经历的小孩儿来说,宁愿选择苦短的现实人生,或许是这也是存在感的需要吧。

(张涛 摄)

其实面对书中描绘的那样一个被高耸入云的雪山和悬崖峭壁所包围的与世隔绝的香格里拉,在充满敬畏的同时不免生出些许恐惧,毕竟那不是有去有回的旅行,我也隐约明白了自己在毕业时意识到如果选择广州就要真的永久离开上海时最终还是选择回来的原因了,或许我本来就是一个缺乏安全感的孩子。就如那次千里走单骑,虽然在一点点的冒险中去体验恐惧的感觉是一种令人惬意的刺激,但一个人长久骑行在大山深处时,还是渴望不远处存有熟悉的市镇和同类的。

另一个是有点悖论的麻烦问题,如果你怀疑香格里拉那些如梦如幻的真实性,只有离开,正如Conway,但当你用离去证实了它的真假,你就再也找不到更回不去香格里拉了。于是我想到了那个终极问题——“人走之后到底如何……但验知方法也是只有一个——真正的走了一次,问题是——正如你我都知道的——或许,或许答案有了但同时你也永远失去了重返人间的机会。

人生就是这样,一如叔本华的本质悲观哲学。想让我有热切渴望就必须有意义。我有时会怀疑生命本身是否有意义。如果没有,那长久的寿命就更加没有意义可言了。(Conway)”

但有一件事可以肯定,现今所谓的那两个香格里拉都不是香格里拉,当然的,以后有机会去香格里拉我或许有敬畏但应该不会有恐惧,除非是对那些用刀架在游客脖子上的野蛮人。

或许等过些年岁自己可以从另一角度读出像林律师那种更宏大的东西吧,同时争取能够读原版英文的。先不管了,现在,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张涛律师

201310280209

home-88必发

君 澜 法 语:庭上一分钟,庭下十年功,律师的价值在于看不到的常识和经验。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