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OA系统

律师读书 | On the Road 在路上

来源:原创 home-88必发 张涛律师日期:2016-03-12

 如果旅行也算作运动的话,那么读书和旅行真的可以概括我工作之外的大部分生活状态了。另有说“相由心生”,而我是一个别人如何不管,但绝受不了自己没有精气神的“臭美”人士,我又听说“腹有诗书气自华”,很自然的,读书于我除了是一种习惯还是一种鞭策。

 以前我也认同读书纯碎是个人的事情,自己买自己看自己喜怒哀乐自己嬉笑怒骂,直到有一天无意中看到我很尊崇的中伦(广州)律所林律师在圈儿里发的几篇读书笔记,认认真真地品味每个字句,或感同身受或醍醐灌顶或受益匪浅我在想,其实读过每本书之后将感悟哪怕是非常个人的感悟记录并分享,于人于己都可能在无意中产生超乎自己所认为的好的影响,哪怕对编辑与自己之外的第三人没有启发,起码可以作为自己所走过的读书之路的点滴记忆,以备身体不能上路的时候让灵魂慢慢去回忆。

总之,这里虽然是一个律师的专业平台,但我觉得(决定)还是可以分享点儿非严肃的读书感悟的。也非常欢迎有读书心得的朋友授权在此分享。

闲言少叙,《在路上》作为开篇。



                                                              …you could call my life on the road, Prior to that i'd always dreamed of… Jcak Kerouac


自己买书有个习惯”——在扉页上写下购书的时间和地点,这本《在路上》没有。但看印刷时间应该是2010年左右,那个站在大学毕业路口却更加困惑和迷惘的那一年。后来,几次三番说要在路上读这本《在路上》,每次所谓的在路上确实也带了,可是从来没有翻过哪怕一页,出发的时候压在包底儿回来的时候仍旧压在包底儿。但是把这本书放在包里就是觉得,嗯,是那么个意思。

现在自己(我想这也是大多数人所感同身受的)生活逐渐从兰波(这位天才应该也是年轻萨尔和迪安们的精神寄托之一)那毫无保留的、充满激情和狂喜的搜寻自我,甚至吞下一切毒药孤傲而真诚地经历所有形式的爱、苦难、疯狂,到普鲁斯特的似水年华那般无聊到令人惧怕、冗长而不知所云,细微到可以看到一粒粒尘埃在慵懒的光线里飘啊飘摇啊摇。就像书的末尾,迪安一路上在看那本了不起的普鲁斯特”…因为这就是你我他都终将走进的日常却更能给人以安慰的,生活。

 


这本书我不想说什么描写了反映了战后美国青年的精神空虚和浑浑噩噩的状态,是公认的60年代嬉皮士运动和垮掉的一代的经典之作,这是典型的高考教育式的读后感,这也是评论家特别是中国式评论人的事儿,与我无关,我只关注我自己。

比如,萨尔、迪安们一次次横跨美洲(美国、墨西哥),让我对熟悉实则陌生的美国各个州以及城市的大致方位有了更清晰的印象(实不相瞒,在路上地名确实不少,不得不边读边 谷歌 Maps),再看NBA的时候也清楚了客场球队在天上飞的方向了。然后,就是不由怀念起自己在路上的各种平淡无奇的稀奇古怪的甚至荒诞无稽的经历。

确实,在路上,有酒精有大麻有姑娘目不暇接的新奇和刺激,但我看到更多而且体验很多的是杰克·伦敦(Jack London)所说的“The Call of the Wild”。我相信人,特别是深度社会化的人,更需要一种野性的呼唤,而且也只有在野的环境下才能更坦露自己的本真,无论是对自己还是对别人抑或上天。我也相信,人人都需要或者正在寻找自己精神上的信仰,而真正的野的路上可以提供绝佳的寻找机会。这也是我时不时需要(已经不是喜欢的问题)旅行的原因,当然这种旅行远远不能称之为在路上。我只能在路上尽力装作一个圣徒,然后有那么一瞬间有幸瞥见彼岸。

一个可怕的现实,不管是大家还是老萨尔老迪安,都不可避免的永远在路上,而且不得不一直在路上。

书的最后,萨尔·帕拉迪斯发出我真想迪安·莫里亚蒂。可是,迪安在哪里……




读完《在路上》,突然有种怅然若失,就像每次旅途归来,总感觉把什么丢在了路上,却不想也无力再去找回。那就继续在路上的续篇《达摩流浪者》吧,虽知这条路也有尽头,但起码可以暂且延缓这失落。

愿在路上的你我不必流浪。

 

君 澜 法 语:庭上一分钟,庭下十年功,律师的价值在于看不到的常识和经验。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