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OA系统

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四起典型案例(2015)

来源:日期:2015-06-12

一、沙港企业诉开天企业实行分配方案异议案

(一)基本案情:2010 年6月11日,上海市松江区人民法院作出(2010)松民二(商)初字第275号民事判决,茸城企业应当向沙港企业支付货款以及相应利息损失。275号案 判决生效后进入实行程序,因未查实茸城企业可供实行的财产线索,终结实行。茸城企业被注销后,沙港企业申请恢复实行,松江法院裁定恢复实行,并追加茸城公 司股东开天企业及7名自然人股东为被实行人,并在各自出资不实范围内向沙港企业承担责任,扣划到开天企业和4个自然人股东款项共计696505.68元 (包括开天企业出资不足的45万元)。2012年7月18日,该院分别立案受理由开天企业提起的两个诉讼:(2012)松民二(商)初字第1436号案和 (2012)松民三(民)初字第2084号案,开天企业要求茸城企业8个股东在各自出资不实范围内对茸城企业欠付开天企业借款以及相应利息、房屋租金以及 相应逾期付款违约金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该两案判决生效后均进入实行程序。2013 年2月27日,沙港企业收到松江法院实行局送达的《被实行人茸城企业追加股东实行款分配方案表》。分配方案表将上述三案合并,确定实行款 696505.68元在先行发还三案诉讼费用后,余款再按31.825%同比例分配,今后继续实行到款项再行分配处理。沙港企业后向松江法院提交《实行分 配方案异议书》,认为开天企业不能就其因出资不到位而被扣划的款项参与分配,且对分配方案未将逾期付款双倍利息纳入实行标的不予认可,开天企业对沙港企业 上述实行分配方案异议提出反对意见,要求按原定方案分配。松江法院将此函告沙港企业,2013年4月27日,松江法院依法受理原告沙港企业提起的本案诉 讼。另查明,上述三案裁判文书认定了茸城企业股东各自应缴注册资本金数额和实缴数额的情况。(二)裁判结果:法院一审 认为,本案是一起实行分配方案异议之诉。原、被告双方在本案中围绕相关实行分配方案存在两个争议焦点,一是针对开天企业出资不实而被法院扣划的45万元, 开天企业能否以对企业也享有债权为由与沙港企业共同分配该部分实行款;二是实行标的是否应包括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关于第一个争议焦点,企业 法律明确规定有限责任企业的股东以其认缴的出资额为限对企业承担责任。开天企业因出资不实而被扣划的45万元应首先补足茸城企业责任资产向作为企业外部的 债权人原告沙港企业进行清偿。开天企业以其对茸城企业也享有债权要求参与其自身被扣划款项的分配,对企业外部债权人是不公平的,也与企业股东以其出资对公 司承担责任的法律原则相悖。696505.68元实行款中的45万元应先由原告受偿,余款再按比例进行分配的意见予以采纳。关于第二个争议焦点,相关 275号案、1436号案、2084号案民事判决书均判令如债务人未按指定期间履行金钱债务的,须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故对原告沙港企业关于 实行标的应包括加倍支付迟延履行债务期间的利息的主张,予以采纳。原、被告双方均对各自主张的迟延履行期间双倍利息明确了计算方式,原告沙港企业对系争执 行分配方案所提主张基本成立,法院依法予以调整。一审判决后,当事人均未提出上诉,一审判决生效。(三)典型意义:本案当事 人对实行分配方案的主要争议在于,出资不实股东因向企业外部债权人承担出资不实的股东责任并被扣划款项后,能否以其对于企业的债权与外部债权人就上述款项 进行分配。对此,我国法律尚未明确规定,而美国历史上深石案所确立的衡平居次原则对本案的处理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在该类案件的审判实践中,若允许出资不 实的问题股东就其对企业的债权与外部债权人处于同等受偿顺位,既会导致对企业外部债权人不公平的结果,也与企业法对于出资不实股东课以的法律责任相悖。故 本案最终否定了出资不实股东进行同等顺位受偿的主张,社会效果较好,对同类案件的处理也有较好的借鉴意义。

二、张丰春与泰安市中心医院医疗服务合同纠纷案

(一)基本案情:原告张丰 春因道路交通事故受伤在山东省泰安市中心医院住院治疗,入院伤情诊断为全身多处软组织伤,住院43天,住院期间花费医疗费16747.64元、检查费4 元,共计16751.64元。原告出院后,以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为由将侵权人孔凡忠及中华联合保险泰安支企业诉至泰安市泰山区人民法院,要求赔偿其因交通 事故所遭受的经济损失。该案在审理过程中,中华联合保险泰安支企业申请对原告住院期间的用药合理性进行审查,剔除与交通事故所致伤情无关的用药。泰安东岳 司法鉴定所出具司法鉴定意见书认为:被鉴定人张丰春住院期间所用药物奥扎格雷钠适应症为治疗急性血栓性脑梗死和脑梗死所伴随的运动障碍,被鉴定人本次交通 事故损伤诊断为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因此奥扎格雷钠为本次损伤治疗中的不合理用药,应去除费用为7250.40元。原告对该鉴定结论提出异议,并申请司法 鉴定人员杨丰强出庭接受质询,同时申请其主治医师娄彦华、王震出庭作证,原告主治医师亦未能明确证明药品奥扎格雷钠的使用与治疗原告伤情之间的合理性与必 要性。法院对鉴定意见予以采纳,判决认定原告受伤住院治疗过程中因使用奥扎格雷钠所花费的7250.40元为不合理用药,应在赔偿范围内予以扣除。因此, 原告诉至法院,要求被告泰安市中心医院赔偿其因不合理用药所受到的经济损失。(二)裁判结果:泰安市泰 山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原告在被告处住院治疗,原、被告之间形成医疗服务合同关系,被告应当根据原告的病情使用药物并按照正确的方法、手段为原告提供医 疗服务。根据泰安东岳司法鉴定所鉴定意见书以及民事判决书,足以认定原告张丰春因交通事故受伤住院期间所用药物奥扎格雷钠为不合理用药。药物奥扎格雷钠适 应症为治疗急性血栓性脑梗死和脑梗死所伴随的运动障碍。原告陈述其并未有急性血栓性脑梗死及相关病史,在被告出具的住院病案中现病史、既往史部分亦未发现 原告患有或曾经患有上述病症的记载。因此,被告泰安市中心医院未根据原告的病情为原告提供合理、恰当的医疗服务,原告因被告在治疗过程中不合理用药行为所 造成的损失,应当由被告予以赔偿。法院判决泰安市中心医院赔偿原告张丰春经济损失共计7750.40元。被告已按判决履行完毕。(三)典型意义:医疗服务 合同是调整医疗机构与患者之间权利义务关系的合同,我国现阶段医疗纠纷日益增加,不仅影响到患者及家属的心理,也加重了医务人员的心理压力,降低了医疗单 位和医务人员在社会上的声誉形象。在实践中确实存在部分医疗机构或医务人员为了追求经济利益,给患者开出价格较为昂贵或不必要的药物,加重了患者的经济负 担。本案判令被告泰安市中心医院赔偿原告因不合理用药行为给原告造成的经济损失。通过本案,提醒医疗机构在为患者提供服务的过程中,应秉承“救死扶伤、治 病救人”的宗旨,本着必要、合理的原则,为患者提供恰当的治疗方案,加强与患者及患者家属之间的沟通,充分敬重患者的知情权,以构建和谐的医患关系。

三、赵春连申请实行张宇昊机动车交通事故案

       (一)基本案情:2010 年7月31日21时41分,李福胜驾驶三轮车(后乘申请人赵春连)与被实行人张宇昊发生机动车交通事故。事故造成赵春连脑外伤精神分裂,一级伤残,丧失诉 讼能力,经交管部门鉴定,张宇昊负事故全部责任。2011年3月,赵春连之夫李福胜代其向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 张宇昊赔付赵春连医疗费、误工费、残疾赔偿金、住院伙食补助等共计129万余元。判决作出后,张宇昊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北京市第二中级人 民法院作出民事调解书,该调解书确定张宇昊分期给付赵春连各项赔偿款共计90万元。张宇昊于调解书作出当日给付赵春连20万元,其后对剩余赔偿款便不再按 调解书继续给付。故李福胜代赵春连于2012年7月23日向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实行,该院依法受理。在实行过程中,法院及时发出实行通知并多次传唤被实行人张宇昊,张宇昊拒不露面、隐匿行踪,承办法官多次到被实行人住所地查找张宇昊,亦未发现其下落。张宇昊名下 的肇事车辆被依法查封档案,但无法查找到该车,其名下七个银行账户余额为零或只有几十元钱,名下也无房产登记信息,案件未能取得实际进展。该案申请实行人 赵春连丧失劳动能力且生活不能自理,被实行人拒不实行的行为致使申请实行人一家的生活陷入困境。为维护申请实行人的合法权益,法院加大了对被实行人张宇昊 财产线索的查找力度,承办法官先后到保险企业、银行等机构查询张宇昊的保险理赔金支取情况和资金往来状况,发现张宇昊在二审调解后申请实行前将保险企业赔 付的10万元商业第三者责任险保险理赔金领取但未支付给申请实行人。同时,发现其银行账户虽无存款但之前每月有5000余元的流水记录。查明上述情况后, 承办法官马上与被实行人张宇昊的父亲取得联系,要求张宇昊尽快履 行义务,张宇昊父亲声称张宇昊不在北京且其无能力履行,张宇昊本人则仍旧拒不露面。鉴于张宇昊转移财产、规避实行的上述行为,依据法律有关规定,2014 年10月18日, 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以涉嫌犯拒不实行判决、裁定罪将案件移送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立案侦查。(二)实行结果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受理案件后,被实行人张宇昊拒不露面,转移财产,规避实行,涉嫌构成拒不实行判决、裁定罪。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将案件证据线索移送公安机关 立案侦查后,张宇昊主动交纳10万元案款,其被刑事拘留后,张宇昊亲属将剩余60万元实行款交到法院,该案得以顺利执结。同时,北京市公安局丰台分局以涉 嫌犯拒不实行判决、裁定罪将张宇昊移送到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检察院提起公诉。2015年2月4日,北京市丰台区人民法院依法判处张宇昊有期徒刑六个月,缓期 一年实行。{RM:NextPage}(三)典型意义:本案是一 起因被实行人拒不实行而将其犯罪线索移送公安机关追究其刑事责任的典型案例。本案标的额较大,所以在考虑被实行人履行能力的情况下,二审法院调解书确定被 告张宇昊分期履行。但被告张宇昊在调解书生效后并没有积极的履行义务,无视法院判决,蔑视司法权威。申请实行人赵春连申请实行后,被实行人张宇昊又故意隐 匿行踪,转移财产规避实行,主观恶意明显,并导致申请实行人因事故造成的损害进一步扩大,使其家庭生活陷入极度的困顿。在法官掌握被告转移财产、规避实行 的证据后再次要求被实行人履行义务,并告知其如果继续规避实行将要承担刑事责任,但被实行人依旧拒不露面,抗拒法院实行,无视司法权威。鉴于被实行人的上 述行为,承办法官依据相关法律规定,将其拒不实行法院生效判决的证据和线索移送公安机关,由公安机关立案侦查,追究其刑事责任。最终在刑事处罚的威慑下, 被实行人主动履行了判决义务,这也从另一个方面证明了其实际具有履行能力,被实行人张宇昊必将因其损害司法权威、妨害司法秩序的行为而付出沉重的代价。该 案通过追究被实行人刑事责任,维护了申请人的合法权益,捍卫了法律和司法的尊严,警示和威慑了所有意图拒不履行义务,拒不履行法院判决、裁定确定义务的被 实行人。

四、潘文才申请实行债权转让合同纠纷案

      (一)基本案情:申请人潘 文才依据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民事判决,向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法院申请实行,要求被实行人中扶建设有限责任企业北京路通同泰建筑分企业(以下简称路 通同泰建筑分企业)给付货款、违约金、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共计115万余元。实行法院通过相关查询、现场勘查,发现路通同泰建筑分企业没有能力履行 全部债务。(二)实行结果:北京市通 州区人民法院经查明:被实行人路通同泰建筑分企业系企业法人的分支机构,并不具有独立承担民事责任的法人资格。中扶建设有限责任企业为企业法人,其系被执 行人路通同泰建筑分企业的开办单位,其所设立的分支机构在不能对外清偿债务时,企业法人应对其设立的分支机构对外承担清偿责任。故依法裁定:追加中扶建设 有限责任企业为本案被实行人。随后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法院对中扶建设有限责任企业采取了一系列强制实行措施,将本案执结。(三)典型意义:本案是一 起个人与分企业之间产生的债权转让合同纠纷,属于典型的分企业无力还款,总企业承担责任的实行案件。在追加中扶建设有限责任企业(以下简称中扶建设企业) 为被实行人后,该企业懈怠履行债务,逃避实行,严重损害了申请人的合法权益。实行法院对中扶建设企业采取了一系列的实行措施。其中,采用具有实行联动效应 的失信被实行人制度,将中扶建设企业纳入失信被实行人名单,向全社会公布。同时,对中扶建设企业限制高消费,对负有直接责任的法定代表人庄清良限制高消 费、罚款,以进行惩戒。中扶建设企业因企业纳入失信名单而不能开展招投标业务,法人代表庄清良个人受到处罚等原因,该企业主动与申请人潘文才进行协商,达 成和解协议,按约履行了相关债务。在本案执 行中,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法院通过依法追加被实行人,维护了申请人的权益。实行法官在实行中采用多种实行措施,运用相关联动机制,对被实行人及法定代表人进 行威慑,促成其积极履行债务。同时,有关企业可以从本案中认识到总企业的法律责任,以及涉及的法律风险,在一定程度上可规范相关企业的行为。


君 澜 法 语:通事理、晓人情、明国政、悉法规。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