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新京 > 艺术培养 > 石涛:搜尽奇峰打草稿

石涛:搜尽奇峰打草稿
2019-12-30 04:49

  

搜尽奇峰图

  当傅抱石还叫傅瑞麟的时候,他爱上了石涛。

  那一年,他18岁,刚刚初小毕业升入江西第一师范,他因此而给自己改名傅抱石。

  其实,这已不是他第一次改名了,10岁那年,他就将本名长生改成了瑞麟。不过,他为世人所知的还是18岁的这次更名。

  我曾仔细考据过傅抱石更名的原由。有一种说法是因为他自年轻时便心仪屈子品德情操,崇仰他抱石怀沙自沉汨罗江的气节,因而自号抱石斋主人。而且他的代表作就有《屈原》、《湘夫人》。

  可我更相信他是因为石涛而更名,尽管他钟情于诗,历代佳作无不熟稔。但是,他是个画家,而非诗人,他的使命便是要成为郭沫若所言的我国绘画,南北有二石。北石即齐白石,南石即傅抱石。

  而且,抱石先生分别为儿子取名小石、二石,为学生取名寒石。并刻了一个抱石斋图章盖在画上,自己做了四言十句:一生订交,两代情深,三生有幸,四体不安,五内如焚,六欲皆空,七情难泯,八拜之交,九死不悔,十分向往。画画亦常以石涛诗为题。

  石涛在陈传席的《中国山水画史》中独占了很长的篇幅,他显赫的家世,他曲折的身世,他纠结的思想,我就不在这里絮叨了。单说说这苦瓜和尚搜尽奇峰打草稿的豪情。

  石涛之所以是石涛,是他有我以我法的自信。他一反当时仿古之风,构图新奇,笔墨雄健纵恣,淋漓酣畅。尤其是其画论《画语录》,强调一画之法,乃自我立,夫画者,从于心者也,在当时无异振聋发聩之声,对此后中国画的发展影响深远。

  我尤其喜欢石涛的这句搜尽奇峰打草稿。

  道光年间以字画鉴藏见长的潘正炜著有《听帆楼书画记》一书,而石涛的这幅作品曾被潘正炜所藏,画卷后有潘正炜的题跋:此画一开卷如宝剑出匣,令观者为之心惊魄动,真奇笔也,寓奇思于奇笔,即以奇笔绘峰奇,石涛子洵无愧为一代奇人也。

  《搜尽奇峰图》卷纵42.8厘米,横285.5厘米,作于康熙三十年。石涛以其难得的细笔,一层层勾、皴,再由淡而浓,反复擦、点,淡墨渲染。尤其是点,经由干、湿、浓、淡,反复叠加,至密不透风的程度。

  石涛善用点,是其一大特征。整幅画面显得苍莽凝重,深得元人意趣。

  画卷迎首处,石涛自题:搜尽奇峰打草稿,钤老涛。画尾的空白处,有石涛于画兴之余所题写的长篇画论:郭河阳论画,山有可望者、可游者、可居者。余曰:江南江北,水陆平川,新沙古岸,是可居者。浅则赤壁苍横,湖桥断岸,深则林峦翠滴,瀑水悬争,是可游者。峰峰入云,飞岩堕日,山无凡土,石长无根,木不妄有,是可望者。今之游于笔墨者,总是名山大川未览,幽岩独屋何居?出郭何曾百里入室,那容半年交泛滥之酒杯,货簇新之古董,道眼未明,纵横习气安可辩焉?自之曰:此某家笔墨,此某家法派,犹盲人之示盲人、丑妇之评丑妇尔,赏鉴云乎哉。不立一法,是吾宗也,不舍一法,是吾旨也,学者知之乎。时辛未二月,余将南还客且憨斋,宫纸余案,主人慎庵先生索画并识请教,清湘枝下人石涛元济。钤苦瓜和尚、冰雪悟前身、石涛。

  之所以要长篇大论地引用他的画论,理由便是此画是他人生的一个分水岭。

  此前,他尚存圣聪勿睹呼名字的渴望和谄媚,此画之后,便是他诸方乞食苦瓜僧,戒行全无趋小乘。五十孤行成独往,一身禅病冷于冰。的觉醒和彻悟。康熙三十一年秋,就在他搜尽奇峰打草稿画作完成一年之后,石涛买舟南下,回到扬州,直至康熙四十六年后病故。

  我曾无数次在图册上细观此画,此画奇在满纸皆画,搜尽奇峰,却不失疏朗空灵之气。画面清峻磊落,又非竦峙突兀,是坐看云起的悠远与旷达。我试图穿越时空,去问问石涛。这可是他万水千山间走过,山高海深中迷茫过,狂风暴雪里疼过,阅遍青山后的一切了然于胸吗?可是这世间的一切与我均是草稿而已,不带一点目的,不染丝毫名利,不求任何回报,只是草稿而已吗?

  上天让他生于王族,却又让他在幼时尽失一切,只是为了历练他,让他拥有搜尽奇峰而打草稿的豪迈。此非常人之所及也。

  天降奇才,必将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