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的
2020-01-16 06:14

  一片叶子从窗户飞了进来,我伸手将它捉住、倚着窗打开手掌让它飞向它的归宿。秋天、降临在田野的金色海洋已然不见、湍急的流水放慢了脚步、变得平静稳重了许多。泛着光泽的黑色泥土、养育了多少代人?淹没了多少灵魂?一台大型收割机还在清理着最后的战场、发动机的声音飘了过来、细细聆听,我听见镰刀收割秧杆子的声音、听见孩童奔跑的欢快声、听见佝偻的老妇人内心的喜悦声、听见稻穗撞击木板的脱粒声、听见泥土被脚掌踩变形的挤压声、听见中年汉子喝水的咕噜声、听见汗水滴落在秧叶的撞击声,所有的声响汇聚成秋天的、仿佛都来自那台轰鸣的收割机。袅袅炊烟也同样定格在那样的年代、没有被黑色泥土吞噬的年代,而今、似乎所有被滋养的新生物、同我一般容易腐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