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新葡新京 > 文学资讯 > 余生之后,往事随风,爱恨随意

余生之后,往事随风,爱恨随意
2020-01-26 09:39

  一望无垠的平原,盛夏的黄昏,离奇的美好。已记不清有多久没这样一个人静静的坐在乡村里的田间地头,于那落日黄昏。风儿轻轻的拂过,这是我一个人的世界,不光是来自物质的,还有那缥缈的精神世界。

  袅袅炊烟,零星几间农家屋舍。夕阳的余晖倾洒,我贪婪的享受着这难得的一个人的悠闲时光。有那么一瞬间,忽然觉得一个人单枪匹马的日子,虽然略显清冷孤单,但却自由不羁。在这孤单的夏日黄昏,一个人对着这一望无垠的平原,吹吹风,喝喝酒,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也是一种难得的幸福。

  也曾暗暗期待在未来的某天能有那么一个人,能陪着自己去看每一次日落,能陪自己看每一次日出。若真能在这红尘纷扰的尘世间,寻的那样一个相知相爱相守一生一世的伴侣,于这盛夏的落日黄昏,陪自己去看这无限好的夕阳,那又是一番怎样的美好。只是需要几生的缘分累积,需要几世的互相亏欠,两个人才能在今生今世修得正果,厮守一生一世。

  阿难曾对佛祖道:我愿化身石桥,经受五百年风吹,五百年雨打,五百年日晒,只愿她从桥上走过。有时不禁会问这种已经超脱了世俗的爱情,真的会存在吗,或许只存在于这些感天动地的爱情故事中吧。

  有人说,喜欢是乍见之欢,而爱则是久处不厌。我也曾固执的喜欢过一个人,于茫茫人海中的一瞥,就那样固执的喜欢上了,从此她的身影便可以轻易的出现在我的梦中,那样真实,她的身影曾占据了我的整个身心,但在她不曾再次出现的日子里,竟连自己也不曾发觉。以至于这一路上再也不曾有一个女孩真正的走进我的心里。

  有时这个世界就是这般奇妙,它可以让两个毫无干系的人就那样莫名奇妙的产生千丝万缕的联系,一个个匪夷所思的故事也就这样发生在了两个人之间,或惊艳或凄凉,或喜或悲,但我们总是笑着说谢谢。因为于我们而言,在这熙熙攘攘的大千世界里两个人的相遇本就是一种莫大的幸福了。

  很久之前的一场情事,当再次遇见之时,我们其实都已了然,那只是一种执念罢了,在互不相见的这些岁月里我们都变得不在是当初的模样。我们都变得心事重重,我们早已不复当年的单纯。但那段情事却不得不去了结,不管我们有多么的不情愿。

  是啊,这世间的对与错本就没有定论,有些事情在一开始我们或许就知道并不可为,但我们不会因为知道了它必定会黯然收场就不去做,就如歌中唱到的那般“或许我撞了南墙才会回头吧”。

  于我而言,那场不被看好的暧昧,对于理智的我来说,其实一开始就已了然结局,但我还是奋不顾身伪装自己去进入角色。我们尽情的挥霍自己的物质与情感,只是入戏的程度不同,最终,那段情事已了,而你我也各奔东西,就这样匆匆的来,又匆匆的消失在彼此的世界,甚至只能道一句谢谢,来不及说太多离别的话语。

  于我而言,人生路上的走走离离,不过是自己生命旅途中不同的风景罢了,你来无论多大风雨,我必为你撑伞,你走,或许我会有一丝挽留,但我不会送你。这偌大的世界上还有更好的风景在等着我去欣赏。

  夏日的晚风轻轻拂过,那些难以忘怀的过往随风而逝。穿越层层迷雾,撑过黎明前的黑暗,我将于热烈的夏日清晨,伴着黎明的曙光到达更远的地方。

上一篇:绣球花 下一篇:一场诀别,相会无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