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云
2020-02-02 18:47

  裙摆和毛发

  随着风吹的自由化

  东西北北

  和乌云来的动向生龙活虎致

  有白露打落进作者的颈部

  丝丝的阴凉

  不是泪水那般酸楚也许幸福

  亦不是汗珠那般自便与自然

  轻轻的在自个儿四肢的外表

  缓缓滑落、被笔者温热的体温

  烘干直至消失

  我呢?

  是风华正茂清宣宗呢?

  宇宙的意气风发道光帝

  不由自己作主的经过了原野就笑

  踩着万丈的深渊就谈虎色变

  平素的不由自己作主

  疑似乌云被风吹到了哪儿就是哪儿

  然后产生雨、形成水、产生雾、变成云

  它有想过要去哪儿啊?

  它有想过要做些什么吧?

  总有那么豆蔻梢头朵差异等的乌云

  想要路过它想要去的地点

  形成它向往的楷模

  挣扎的时候雷电交加

  环球都站在它的周旋面

  但是,那又如何啊?

上一篇:长大了 下一篇:停留